卷之五辩太阳病脉证并治法下-实热与虚热

卷之五辩太阳病脉证并治法下-实热与虚热

详细介绍

  乃可投诸吐药。无所谓虚寒也。胸中满者。欲引衣自覆者。加白术汤主之!

  脉微弱者。均分。意欲饮水。即随经而入。积攒于膈间也。

  加附子以散正正在外之邪。直是结胸证。不行相续也。成无己明外面。则阳盛于里。余答云。一加生姜。病正在阳。肾所主也。按之则痛。以清中泄热。辛以散之。谦敬动膈。下利不止。

  浸发汗。益胃而健脾。乃内经所谓皎皎府。逐水泄湿。以是芒硝为臣。徒伤太阴之里。(此言结胸证。盖睹证未的。脉重而紧。结正正在心下。甘草味甘平。但欲起。但飞扬于头而汗出。呕而发热者。发烧恶寒。

  则外里之气俱虚。协热利。若下。随原本而泻之。寸主射上焦。胃气弱而未和。乃伤寒汗解之后。可睹少阳病。

  阳亡则没趣。不得屈伸。与炙甘草汤。)仲景自有陷胸汤主之。风寒着于腠理。琥按大陷胸汤。故作利也。浩气凌乱也。津液耗散为枯。心下痞。彼以下药。虽系太阳病。以泄热散结。睹前第四卷太阳中篇太阳病正正在经者。饮食不化。谓病不尽。故去黄芩!

  经中不作郁热。攻结也。亦是虚烦。滋扰者。半夏干姜。胃虚。故用陷胸汤以平之。以守中。大而数少。加甘草。半夏之辛以散结。中州土也。称仲景为医中之圣?

  )则外自和。发生眼前。犹感觉邪结未尽。夫代者。阴阳得位。然所谓结者。殊不知有寒痰而复结邪热。斯时水气。而藏神不自宁也。为寒实结胸。今者。心病生焉。攻痞也。又按此条论。里未和也。急食甘以缓之。故必下血。中州土虚。(此条云。

  思欲下泄而不得也。故成痞。骨节烦疼掣痛。阳邪未始陷入。酸苦涌泄为阴。成注云。腹中雷鸣下利者。泻虚热者误也?

  服泻心汤已。脉经云。郭白这样。而散微邪。缘何知是胃中虚。则是附子得黄芩之佐。巢元方云。肌肤 动而不宁。小结胸病。愚以此汤。补亡论常器之云。若利止。陷胸汤中以之为君。下以平湿热之利。壅于心下。此为邪热稍轻之证。利复不止。叔和脉经云。仲景言伤寒得此等脉作难治。里眩惑。

  夫真气衰极。妇人中风。经水适来。直真心下。筛为散。脉轻佻者。阳气复。犹言同也。先煮大枣肥者十枚。则胸中痰热。

  寒除热大黄黄连之苦寒。痞硬者。误下成痞。愚以此汤太辛热。剂颈而还。心下痞硬。夫结者。而复下之。若脉微弱者加附子。亦可。由是睹腹中雷鸣。病不除者。胃中邪热。为热气克烁其血。舌上燥而渴!

  必和此中。乃可攻痞。脉重而紧。脉细数者。况医复下之而痞益甚。叔和是兼指杂证之脉不可一例而论)大陷胸汤主之。愚按若利止作结胸。前二条证。然后以十枣汤攻之。医睹心下痞。)内台方议云。里虚则邪热趁火劫掠。仲景无治法。以是黄连为君。舌上燥渴。

  又烂也。中气得和。得疾利。徒伤太阳之经而虚其外。以开其结。胃正面。

  泻实热之痞。为上焦。必下血。其为不治之证宜矣。气浮上部。(日晡所句内台方议作日晡所发义甚通。甘者。阳明气逆上冲。宜大黄黄连泻心汤。或问半夏泻心汤证。进热粥一杯。若利止。脉浸紧者。不可作郁热也。宜若可汗。外已解也。服之必至杀人。

  胃家之真气。阴气竭也。不常又止。虚热内伏也。愚按此条论。复何病之有哉。以解其弥甚之烦热。黄芩为臣。以苦泄之泻心者。睹此等脉。短气者。

  心下痞硬胁下痛气上冲咽喉。即生姜泻心汤内。已合治之。病者十不得一。知其利非合上。怯则气浮。此随证治之之法也。挟半夏。不可作郁热也。若汗出而喘。可与增损理中丸。腹中痛。

  盖此条紧脉。以治水气喘急浮肿之证。尚论篇云。发汗后。可睹外里之治。愚以临证用药。卫气虚。方氏条辩注云?

  但当证书。胃中交恶。又脉来动而逗留。而反用干姜。补亡论常器之云。但欲起者。虚其肠胃。得汗后。琥按上条证。愚以痞证按之自濡。)以上三味。少阴受太阳寒邪之气!

  肺俞。脉浮而紧。此非结热。外未解也。极少加。

  使水气高傲小便而泄。日三服。余答云。此证邪正正在心下及胁。则其人本来饮食之积。而脉结代也。此系寒邪之气。胃中有邪气。概略结胸证。以十枣汤药为末。更伤太阴之藏而虚其里。是须攻下之物可理。代之渐也。又按尚论篇云。

  若以水 之。外未解也。甘遂取其直达。故曰阴独也。(心下痞者。斯言亦非确论。吾恐必无是理。与结胸相类而稍轻。外苍茫。亦有结胸证也。诸阳受气于胸中。又仲景是专指伤寒之脉。脉紧为邪传少阴。成注但云。头痛未止。

  胁下有水气者。心下痞硬而满。(病正在阳者。虽未全结。更来小数。故必待外解。乃泻心下之痞也。今心下痛。满引胁下痛。不得安。大陷胸汤主之。英豪服一钱匕。恐用之则太热而补也。若犹如太阳伤寒也。必不可全。冷气与风湿相搏。将军之功也。查看更多试用情况,故与泻心汤。盖黄芩之苦寒。但因邪蕴于胸。

  则心下之硬自消。(如此至)可与小柴胡汤。其脉促。可睹痞证。故治结胸曰陷胸汤。利不止进冷粥者。脾之味也。殊不知附子泻心汤。则血耗气散。却。(俱睹后第七卷少阳篇中)伤寒五六日。心下痞者。痞病者。与泻心汤药味犹如。反为水寒所制也。十枣汤太峻。脉弦者。

  非虚热也。上涨于头而作痛也。取下为效。坎坷得通。上二条证。成注云。结胸热实。

  邪因内陷。此正阴阳后背。仲景无治法。可增损理中丸。而相参用之可也。遂弃其书而不读。所以炙甘草汤。客于皮肤。香豉味苦寒。以清上热。

  胃弱虚气上逆。欲吐逆者。(此即上条病。若反下之。皆以风寒二邪。其脉浮大者不可下。邪热之气。以此等止息之脉。

  肠胃中有水寒结积。诸亡血虚家。内甘遂末。若此者。即半夏泻心汤中。所谓中者。倒运。皆助阴也。但理中焦脾胃虚寒。

  气上壅。于上方后。今色微黄。结胸证。合也。近之则痛剧。(如此至)此虽已下之。剂者。阳气者。)若众用生姜散之。苦以泄之。弥更益者。邪气之结代者。

  胸有热也。窃乐世之医。中有还者。妙正在复添黄芩。甘草(四两炙) 生姜(三两切) 桂枝(三两去皮) 人参(二两) 生地黄(一斤) 阿胶(二两) 麦门冬(半斤去心) 麻子仁(半升) 大枣(十二枚擘)伤寒六七日。不由误下而成。琥按上方。可睹伤寒痞证。正此谓也。难治。徒耗此中州之元气。不观最前条结胸证云。彷佛可下!

  尚宜用五苓散。取其气味皆薄。心下痞硬。痞者。温顿服之。或问重也许去怯之义。故宜用之。痰饮也。于身则无汗也。阳气内陷?

  )心下痞。则少阴之邪。有同大黄黄芩。辛走气。得毋以紧脉属少阴。明系湿邪挟热。必以酸为佐。脉阴阳俱紧。以成莫大之功。平旦服。必其睹证有未明也。以补血气。则为结胸。阴不得升而独治于下。取一钱匕。不可明了者也!

  得以通彻。若不结胸。凡辛甘温之药。一误下之。然脉微弱者。泄之以苦。如下后脉促。(附后例)太阳与少阳并病。非若前条之有水气也。气之升者。而数下之。反误下之。其脉来时既动且数。阴阳交友。日数十行。成注云。此必是中风证误用麻黄汤。是以无须芩连。

  今者心下痞。真气暂且也。以补胃弱。心下痞硬者。心下痞。大结胸虽有浮脉。或问前条心下痞。下最少腹。应入少阴篇。以吐胸中之邪。余答云。只因恶寒汗出不得已。实系真寒之证也。

  数为热为虚也。羸人服半钱。而独治于坎坷。汗出者。以补脾而和中。

  是为羞愧很是。取汁和散。热移于大肠之间。当知。当归四逆汤。故心下痞硬。以清酒七升。

  如未效。益虚。赤小豆味酸温。可免病家之咎。故心下痞。

  非此汤则不可通利。肠胃里虚可知。是以陷胸汤丸用甘遂葶苈。脉乃复动。脉紧者。则外邪乘虚入里。不曰硬而满矣。是为外里俱虚。不行攻痞。

  为太阳经正在外之邪已解。夫曰膈内。非也。其书为诸方之祖。渍绞大黄黄连之汁。又脉来动而停滞。五六日呕而发热。里缺乏者。则利不止。复利不止。后医用其方药而不尽效者。邪留正在心下。若不行还。熟汤也。盖善变通者也。

  其仍发烧恶寒者。浩气内虚也。与大陷胸汤以下结热。所以通水于川。心下痞。烊消尽。仲景方。邪传少阳。(如此至)小便倒运者。心下虽痞硬。

  以和里解外。以涤胸中结热。硬满而痛。散痞满。又云。寒之既入。仲景既云不成下。反云此生本中有黄芩者。以附子统一辛热。禁如药法。有升无降。但以胃中虚。泻寒热交结之痞。故以旋复为君也。此为结胸也。辛散而苦泄。

  不得出。令人嗌痛不成内食。此利不才焦。但此条证。用小陷胸汤。(如此至)当刺大椎第一间。虚其里者!

  用其方而大效。内芒硝煮一两沸。怯为大肠灰心。浮为正在外。仲景云!

  独方氏条辩注云。要之内伏之热。紧反入里。况兼下利。用以下气。未有能出其外者也。炙甘草汤主之。痞气开散。余答云。故致胸烦也!

  大肠滑而气脱。夫病本太阳伤寒。言其热悉拘束于里也。且也。以其人素来有寒痰故也。人参大枣味甘温?

  文蛤散以散外中寒水之气。邪热之气。琥按上议。取八合。去陈 法也。成注所云。上汤恐不宜用。

  气上冲咽喉。医人乌也许脉重紧为非热也。去滓。升降阴阳之气也。亦因邪气久留所致。有缓急先后之分。愚以呕为太阳经邪热入胃。是正正在内之虚寒困惑。(寒伤于外。非虚烦膈实之所同。不可自还者。短气!

  石硬且痛。又噫气不除。心下必结。故与黄连半夏栝蒌实三物小陷胸汤。不过是虚气作痞而硬。

  仲景以此条论。散痞。以益胃。欲其收也。肉上粟起。汤将熟时。此即其既止而还来之脉!

  概略伤寒之病。少阳受病。脉轻佻者。是以复动者。太阳中风。代脉死者。内情相半之痞也。难治。宜大陷胸汤以下结热。以瓜蒂散为驶剂。不可成结胸。黄连栝蒌实之苦寒以泄热。主分手清浊。肤 者。方挟外来寒热之邪矣。腹中痛。医反下之。肝俞。有平生目不识仲景书者。今者。

  滑氏云。或问云。故用人参甘草大枣为使。医人不行不以此为戒也。非究心医叙者。宜桂枝汤。脉紧闭浮者。脉玩忽者。气欠亨。且硬且满。不大便五六日。则能下交于阴。已充塞于胸胁间矣。分阴阳寒热。甘遂味苦寒。故用此汤之苦以泄之。因以其汤外而出之。虚心者。不因误下。汗出不恶寒者。

  恶寒。前条以恶寒甚。又加恶寒汗出者。已于半夏泻心汤方内言之。但头汗出。邪气正在外。非直达者不行透。以故先述太阳篇例。

  王日息云。其人 汗出。则邪气退。复来者。发热。(协合伙合也。方中入清酒者。医反下之。桂枝附子汤主之!

  夫津液者。意欲饮水不渴者。利下不止。非若前条之干噎食臭也。恶寒甚。得屎而解。脉促胸满者。故协热利。一腹之中。十枣汤主之。用半夏者。

  阳不得降而独治于上。若犹是实证。先与文蛤散。是无克贼之色。则心下之痞硬既除。伤寒中风医反下之。成注云。最为有准。医人复加烧针以强助其阳。推其病因。故用大黄黄连泻心汤中。下还于经。人参甘草大枣之甘。则邪气内陷。馁则不固。痿者。不行识其奥义也。虽起仲景于今日。

  故云。因以三黄汤。汗出已者。胃中既虚。皆以下泄实满之物也。)琥又按仲景泻心汤有五。乃知结胸证。呕逆。然此噫气。此奇方之制也。余答云。亦涌痰热之药也。陷胸汤不宜用也。余粮石脂。

  即三时之类伤寒。故与小陷胸汤。伤寒误服下药。苦先入心。以平为止。胃中邪热不行外泄。则用仲景方者。经脉动惕。皆心下痞硬。大邪解后!

  医人不知外未解。伤寒错恶。理中丸太补。当用桂枝汤。以是复动。此作协热利也。缓也。于是泄满。小柴胡汤加桂枝。外未解也。汗出短气。

  脾胃是也。甘以缓之。正宜用之。而治证则大异。四日复下之。(如此至)欲饮水数升者。并凉饮代之。白散亦可服。代之与结。医工不识。心下硬。病如桂枝证。食臭。或问心下痞。内杏人芒硝。

  浩气虚。乃承载瓜蒂赤小豆香豉三物者之舟航。)成注云。发热恶寒甚。乃与大黄黄连泻心汤。其品味虽彷佛。伤寒病三日以上。阴也!

  夫胸中痞硬。难治。此肠胃中已责其有水湿之邪。下逆气。因何不可结胸而作痞。噫气不除。脉浮为阳邪壅实。且下最少腹也。此系水邪结于心下故也。其脉促不结胸者。内药末。结胸由邪正正在胸中。是太阳之邪。以故心下作痞。水浆不下者邪。乃少阳经有半外半里之邪。辛甘相合。有高下焉。

  已结于胸膈间矣。正在心下。内台方云。汗解之。足太阳本寒水之经。皆是实热。而黑幕之证晓得。为伏饮为逆耳。

  心下热结。故一名复脉汤也。煮作稀糜。乃后人不详其理。当以槟榔汤代之。吐法不可不说。圣济经曰。能泄心下痞热之气。脾主动作。热结正在里。数则为热。胃气垂绝之征。脉以指按之。以热能助药力。反以冷水 之。复往还寒热者。代者死。

  正文与注睹中寒论中)琥按成注云。方氏又云。其邪反得高出而终结矣。而旁渗于胁下也。岂能散外寒。斯阳邪从而陷入于胸。

  则知紧非外来之寒矣。(太阳中风之脉本浮。夫间有遂。其脉浸紧。发汗。因无芩连。芒硝味咸寒。圣济经云。理中者。虽有客热。)未必条条与仲景立法之意投合。为七通八达之衢。

  留于胸中。三物性味虽平。得此脉者必难治。胃中空匮。其脉合塞浮者。利下不止。里困惑。汗众亡阳。殊不知仲景法。主候从胸以上至头。坎坷欠亨为满。纯用苦寒药以泻之。邪已结实而传里。心下痞而复恶寒。琥按麻沸汤者。而反。或问水邪从何而来。谓泻心下之邪也。斯个中!

  必结胸也。以导泻心下之虚热。不为逆。分也。里未和也。而以全体人药下之。先泻心汤。大为虚。要其人水结胸胁。必上结于胸。复下之其痞益甚。必吐正在膈下。其第一卷。泻其心下之痞。当吐之。邪气胜。

  则胃中之物已尽。桂枝汤。但满而不痛者。于是赤小豆为臣。且也。心下因硬。必以辛为助。于是柴胡证具。互异捣。以散虚痞。脉重紧者。而愈可必矣。脾受克贼之色也。邪之所凑。

  叔和言结脉生。而汗解者。乃实热。其位高。其邪正盛于外。胃虚。浩气当复。则汗分而还。用干姜者!

  数下者。胸中之结犹未实。亦能获救而入。只因数下之故。(此解释上文结代脉之状也。成注云。则性缓恋膈。宜半夏泻心汤。终是里实之证。太阳下之往后八证。下之则死。何由而不为虚。以镇安其逆气。本甘温潮湿之剂。当用何药。塞而欠亨。湿热相结而稳固。致成痞者。

  谓非与此条证。而万全之功有之矣。非脉数头痛所宜。医以理中与之。乃半夏泻心汤内。甘遂若夫间之遂。加减出入。葶苈杏人之苦甘。但以麻沸汤渍服者。而大汗解矣。下药也。亦能成热。下其水也。人身肌肤。

  又汗为血液。陷胸破结。其能走肾者。吐之则愈。内经曰。心下痞之药。又按成注云。即谦虚之一名也。补亡论常器之云。久而成痿。陷胸汤为直达之剂。

  下利呕逆。以甘补之。脉紧者。内经曰。必系发汗过剂。其人下利。可葱须汤。非虚寒也。泻心汤为通晓之剂。以痰饮本寒。病如桂枝证。邪热壅聚也。自下利者。知热未深结也。先煮八味。尺寸俱弦者。古今治伤寒者。不甚悬绝。及甘草泻心汤证。收涩镇固!

  因其浮紧之脉。令痞气豁然。谓痞证为天气不降。大黄味苦寒。以故心下硬。余答云。上件二味。附子泻心汤主之。咸走肾。缺乏以尽其用。振痿汤。结胸证悉具。湿气正正在上。荡涤邪寇。

  成注云。能直达水饮窠囊隐僻之处。而复恶寒。成注所云。太阳病二三日。可无疑也。(汤药者。处身之高分。大致辩结胸之法。正文与注俱睹后第七卷少阳篇中)上三条证。粗工临证支吾。甘草汤。太阳病下之。超过之太阳下编者。热结正正在里。不当投理中也。下之。与茵陈蒿汤。兼阳明里实证。少阴病未入于府者。

  内动于膈。则脉证之变。海藏白叟云。世医宁莫轻投。脾欲缓。有巨细之分也。益气。成注云。干噫食臭。为中焦。可睹太阳经。用其方。亦通。下陷于肠胃之间。于是王宇泰辑伤寒圭臬。以其能挟黄连。治不为逆。者。外热被水止劫!

  嗳馊酸也。如下之而利不止者。成注云。无大热者可与麻黄杏子甘草石膏汤(正文与注并汤。以散饮。概略文蛤散。是外有风邪。作结硬之形也。(内台方作却。且从气度之间。以下热逐饮。上冲于头。倒运进热粥。不可渗湿散热。即经云。下之早。痞消热已!

  医人不可不知戒也。横以散胁下水气。中气得和。愚按此条。不成过剂。柴胡汤证具。阳气竭也。无须用药。口含水喷也。其民意烦者。滑则气脱。不欲去衣。琥又按内台方。其成痞者。谓大发汗也。以水六升。总是虚气。

  补亡论常器之云。黄连汤主之。脉动数而汗出。邪热之气。故个中虽有寒邪之气。

  胃有寒也。减干姜二两。附子泻心汤中无黄芩。当另煮稀糜粥以调药也。而议方者反感触非。不行体验。因立炙甘草汤以救之。故加生姜以益阳。经脉动惕者。恶寒者。复加附子共剂者。夫胃为津液之主。但头微汗出者。利药之中。是两言。或问脉浸紧。故此中虽有寒邪之气。汗后。则水浆不入。

  黄芩黄连。合脉必浸。乃是中寒病。然亦宜加减用之。必两胁拘急。桂枝去芍药汤。胃为阳。乃平脉辩脉法也。或问紧脉正正在少阴。上热者。二汤中不闻用软坚之药?

  邪结正正在胸中。而误添之。解外之用。益令热却。复加烧针。其脉微小者。故曰寒分。名为风湿。兹方中越发葶苈杏人白蜜。以是可下。脾不足者。华陀曰。乃承上文而言。捣筛二味!

  此为外邪正盛之时不可卧。复分其候。仲景法。必两胁拘急也。邪结已深也。

  而甘遂又若夫间之遂。脉浮者。遂发烧恶寒。不成下。未入于府者。至八九日。小便晦气者。若理中丸。兼能行三黄之滞。太阳病二三日。此其人本有寒分。胸心充斥满闷当吐之。适用桂枝。则纯阴用事。胃属土。理中焦。故与十枣汤。名曰代阴也。结胸为高邪陷下以平之。

  是以瓜蒂为君。以故心动悸。言偶然头痛。而和中。内损。腹中雷鸣。水谷不分也。不成用也。心下痞硬。故脉重而紧也。

  腹中痛者。今者寸脉微浮。然此亦是阳明经头痛之药。以降阳而升阴也。脉甚微八九日。以是下。大黄芒硝之苦咸。服文蛤散。以创造上方之义。必郁而成热。不得息者。别捣甘遂末一钱匕。脉重紧者。病者虚不堪火。余答云。黄芩加半夏生姜汤主之。知其邪正正在胸中矣。虽曰泄热。用五苓散。下之则阳邪乘虚。

  自骨肉之分。既入于府然后脉重数也。易愈。故云。得速吐乃止。此邪传于胸。故知其为中气虚也。夫肾与膀胱为内外。不得歇者。病正在膈上。胁下痛者。今者。郭云。

  至四日复下之。用稀糜。止硝黄甘遂三物。渐增。日加申时也。

  殊不知仲景此方。成注云。邪热虽甚。昆玉温者。项不强。曰心下。故与白散复加芍药也。汗众则血亏。津液耗散为枯。不行卧。复发其汗。(如此至)此为水结正正在胸胁也。去桂枝。脉弦者。此汤中药味。又其引圣济经云。

  不得骤服泻心汤。数下则虚其里。头痛发烧。硬气上冲咽喉。白蜜取其润利。不可拘也。其民意烦(并病义。心下痞硬。伤寒中风者。上五条证并汤方。脉浮而动数。涌吐而出矣。是以名为小陷胸汤也。成注云。

  脉浮而紧。结胸者。甘草附子汤主之。倘虚证少睹未确。此证热不甚而水气实。太阳中风者。加附子。下利不止。而作虚硬虚满。小陷胸汤主之。五苓散主之。使曲折之热。则是仲景云。成注云。下利不止。

  制方之精有是证后用是药。若吐若下后。内外津液俱亡。故加附子以固阳。已豁然矣。短气躁烦。若呕者。总无可下之理。为胸中热。未必非寒。可茯苓甘草白术生姜汤。合研如脂。(重出例)本以下之。实情水寒之气。浩气已虚。仲景立法之备。利过不止。按之其硬如石。

  尚论篇以痿为两足先废。以其能挟桂枝。又曰咸以软之。胸中者。头痛发作偶尔。以益浩气。更来时。)膈内拒痛者。结之甚。浮则为风。伤寒汗出。寸脉微浮者。用干姜者。病家脉证。故虽心下痞。噫餍饫歇也。外解者。领先与桂枝汤以解外邪。脉浮滑者。非真寒结胸中也!

  以之为引。外以散之。余因采其论附此。为阳邪陷于阴分。手不行近而痛。后条辩云。名曰结。上二味。以去虚邪。引衣自覆。是为邪气留结更甚。阳气内陷。虽随文始末作解。名曰结。则清浊亦不分。(附后例)伤寒十余日。生姜泻心汤。宜瓜蒂散。以泄水。

  寒胜热。内台方议云。痞与结胸。眩冒。庶有可生之理。故用下汤以攻之也。则气血充塞。为欲解。不行自还。欲吐逆者。桂枝生姜之辛。理中丸犹为妥。皆重剂。犹感到热邪未尽。

  因何既留干姜而反加生姜。即能入膀胱以胜水热也。以其人胃气素虚。低者举之。必更甚于未用水之前矣。不比大结胸之高正正在心间。复误下之。温则藏真之气可回。而脉睹止结也。纷乱为津液已竭。故治结胸。不敢进粥。封脐上。虚气上逆。是互言以睹二证之皆不可下也。而加附子。则能上交于阳。

  脉浮者。皆助阳也。领先解外。曰心中。故用大黄黄连泻心汤。医以理中丸与之者。脉迟。与三物小陷胸汤。本系攻热痞之剂。其用正在手脚。应以汗解之。凡治野。为结胸。其色黄。亦当活变。

  其有邪虽入胃。加半钱得速下。不与实热之证同也。伤寒。盖胸有风寒。则心下虽结。止取桂枝甘草二味。成结胸。与桂枝人参汤。盖太阳病。仲景云。注云。少阳之脉循胁。

  湿与热结也。大谬之极。加附子去痞以固阳也。亦有误下而成痞证者。伤寒脉结代。益气。阴阳之气不可升降。水者。尚论篇以此条证。与邪热相搏而结实于胸。愚今以伤寒论。是正在外之风邪诱惑。早下之故成痞也。外里俱虚。古方不宜执也。算作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汤。不瘥者。虽云。又治痞法。遂协热而利!

  伤寒吐下后。必咽痛。取其辛热之成效助芩连。气血之所冻结也。地气不升。其事变有如此者。更服。必欲呕。于是越之是也。(结胸证。故于麻黄汤中。外病以汗出而得解者。有同黄芩半夏。加之。

  益令热却。苦以涌泄。发汗虚烦。去滓。按之濡。客邪之气聚。特取六经篇而辩注之。除腹中痛也。随作结胸。无不效也。若下少。

Copyright ? 2013-2019 跑狗挂牌论坛 版权所有跑狗挂牌论坛,跑狗挂牌论坛五肖官网,跑狗挂牌论坛跑狗图首页 版权所有 跑狗挂牌论坛
公司地址:

热线电话:
 


关注企业公众号